破解软件合集分享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首席继承人陈平最新章节!

凤万满脸怒容,拳头捏的死死地!

他纵横落凤镇几十年来,从未吃过亏,可是这次,接二连三的吃亏,让凤万感觉很不爽。

对方,简直就是不按套路出牌!

凤雏被抓,这就是对方给自己的警告!

陈平淡然的耸耸肩,看了眼气的脸色发青的凤万,一点也不着急,反而显得很轻松,道: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我要怎样,就是觉得吧,既然凤大老板说和这件事没关系,那为何的二弟优惠和那帮人搅和在一起?”

凤万眉眼一拧,立马解释道:“我二弟生性喜欢广交好友,说不定,和那些人只是浅浅之交的朋友而已,打个招呼不为过吧?”

完就是不要脸的解释了。

“对!没错,我只是认识那些人,过去打了几声招呼,们就这样抓人,是不把我四金凤放在眼里!好歹,落凤镇,咱凤氏四兄弟的名声还是有的!”

凤雏立马反驳道,面目涨红。

结果。

陈平上去一脚,踹在其腹部,踹的凤雏脸色发青,干呕了几声。

刘诗涵海量清纯美照让你雌雄难辨

“轮得到说话吗?没看到我在和大哥谈话?不懂礼数!”

陈平低眉,冷冷的盯着地上的凤雏,那眼神,充满了寒意!

“!”

凤雏心中憋着一团火气,但是却无可奈何对方。

该死的,自己明明比他大一轮多!

凤万也是瞪了眼自己的二弟,道:“闭嘴!”

凤雏只能作罢,恨恨的咬了咬牙,把委屈吞进肚子里。

该死的陈平小辈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的!

而后,凤万看向陈平,问道:“陈少,您觉得呢?”

这就是把皮球踢回去了。

陈平背着手,看了眼这栋凤朝阁,道:“我觉得不怎么样,要不这样吧,废他一只手?”

“敢!”

凤万当即怒喝,积压的火气也彻底爆发了出来,吼道:“陈少,莫不要欺人太甚!俗话说得好,得饶人处且饶人,把事情做绝了,对对我都没好处!”

“我凤万,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可不光是靠着我一个人!陈少要是不知进退,那就休怪我凤万撕破脸面了!”

凤万怒道,面上挂着一层霜,眼中杀意四现。

陈平呵呵一笑,双目一凝,盯着凤万,寒声问道:“凤大老板,觉得斗得过我?别忘了,我可是刚刚灭了丁雄,现在我身后的兄弟们,还有凤朝阁外面围着的弟兄们,血,还是热的,手,还是硬的。”

闻言,凤万心头一颤!

他们,居然有备而来!

果不然,一个手下急匆匆的冲进来,在凤万耳边嘀咕道:“老板,大事不好,外面集合了好多郑泰的人,大概近百人。”

一听,凤万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他们,居然真的敢带人过来!

这里,可是凤朝阁!

“凤大老板考虑的怎么样?”

陈平此刻已经再次坐了下去,抿了一口茶。

凤万裤缝间的拳头,紧紧地捏着,半天之后,才咬牙切齿的道:“陈少,我凤万或许斗不过,但是别忘了,我背后有陈小姐!陈小姐可不是一般人,要动我,我看陈小姐不会答应!”

陈平点头,淡然的看了眼凤万,道:“陈小姐啊,可以叫出来试试啊。”

“!”

凤万眉色一拧,脸上骤然布满寒意!

对方,简直太狂妄太嚣张了!

这是完不把他凤氏四兄弟和背后的陈小姐放在眼里!

这个陈少,就这么有底气跟陈小姐斗?

陈平此刻也失去了耐心,直言道:“凤万,给两个选择,一,剁了弟弟一只手,这件事,我们就当没发生;二,我现在就让外面的弟兄冲进来,将这凤朝阁砸了,然后,我亲自剁了弟弟的一只手。怎么样,这个买卖,不亏吧?”

不亏?

血亏!

凤万浑身流淌出怒意,双眼赤红,沉声喝道:“欺人太甚!”

陈平摇摇头,笑道:“不是我欺人太甚,而是凤万,做错了事,就得接受惩罚。”

说罢,陈平伸手,示意钟云将文件递过来,直接丢在凤万交钱,道:“看看吧,协会下达的通知,凤朝阁停业休整……几年来着?”

陈平扭头问向钟云。

钟云微微笑的,道:“无期限休整,直到陈少满意为止。”

咔嚓!

凤万拳头都快捏碎了,弯腰,将其地上的文件,看了几眼,尤其是最后落款,钟云,还有协会的章印。

陈平看向凤万,淡淡道:“还是刚才的选择,无论选择哪个,我都会满意,这份文件也就当没存在过。”

凤万怒了,对方这是一套接着一套的对自己使出杀手锏!

无论怎么选,自己弟弟都要被废掉一只手!

自己,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!

找陈小姐吗?

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!

沉默片刻,凤万喝道:“来人!”

一名手下急匆匆的跑来,凤万直接从他腰间抽出匕首,而后,看了眼地上的凤雏,眼中满是不舍。

手起刀落!

手掌断裂!

凤雏当即躺在地上,痛苦的嚎叫着!

“把二老板送医院去!”

凤万道。

手下人急忙将凤雏抬起来,连同砍断的手掌一起,紧急送往医院。

至此。

凤万双眼满是阴冷的寒意,看着陈平,嘴角扯出狰狞的冷笑,问道:“陈少,可满意了?”

陈平淡淡的笑了笑,说了句:“凤老板,好自为之。”

说罢,陈平直接带人俩开了凤朝阁。

直到手下报告,陈平的人部离开后,凤万才在大厅内暴跳如雷,愤怒的撕毁了手中的文件,发出野兽般的嘶吼,道:“陈平,我凤万,与不共戴天!!!”

这一通怒火,足足发泄了十几分钟,之后,凤万才冷静了下来。

他直接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寒声,咬牙切齿道:“冯瘸子,五百万,我要买一个人头!”

“那个陈少?”

电话那头,是一道戏虐的男声,跟着道:“五千万。”

凤万眉头紧锁,喝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冯瘸子道:“凤老板,那个陈少的人头可不好买,这生意,危险系数太大,五千万,不二价。”

凤万沉吟了片刻,一咬牙,一狠心,道:“好!我给六千万,大人和小孩的!要不拿不到人头,冯瘸子就别再落凤镇混了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