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国产剧情合集

“好船……”

李阳脚踏魔宫船,手中提着天邪神的头颅,将魔宫船的一切隐秘都开发了出来。

此船特别巨大,整体就宛如一方星域的集合体,简直就是广无边际一般,几乎一眼看不到头。

这样的一艘船,本身就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存在。

它光是横沉在那里,就已经压迫混沌炁扭曲,宛如水面上的巨大方舟,带着一股惊人的压迫性。

而在魔宫船内,存在着诸多邪性的物质和诡异的东西,与魔宫船结为一体,让整艘魔宫船都仿佛是诡异与不详的集合体,源自黑暗。

丝丝缕缕的魔气环绕着魔宫船,化作一道道洪流席卷,正在不断的向着大千世界侵入进去。

源自黑暗的魔气太诡异了,具备能够污染灵力的力量,如果不去阻止,即便是大千世界也会被同化成诡异的魔土、废墟。

李阳出手截断了所有的魔气洪流,他以最至刚至阳的真力打出一击,瞬间宛如十亿神日坠落混沌,将无数的魔气洪流焚灭。

“源自黑暗的材料?还是被污染之后的材料,不管了,净化掉!”

随后,李阳将圆环祭出,让圆环以本源净光将整艘魔宫船净化。

只有将魔宫船内的诸多黑暗物质全部净化干净,他才能使用,否则他的法力可催动不了黑暗物质。

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

而且魔宫船内的黑暗物质实在太具有感染性,若不净化干净的话,恐怕会是一个潜在的隐患。

很快,随着圆环的本源净光的映照,魔宫船之上的黑暗物质开始被净化,大量的诡异和不详的物质消弭一空,化作虚无。

这些非常特殊的诡异物质充斥着不详的气息,具备非常强烈的污染性,能够化作滔滔魔气污染诸天万界,让诸天的大界化作魔土。

除了域外邪魔一脉之外,魔宫船也同样是一个污染源,本身具备的黑暗物质实在是太多了。

而现在,圆环将魔宫船净化了,驱逐了所有的黑暗物质,让魔宫船变成了一艘干净的跨界宫船。

嗡!

圆环滴溜溜的一阵旋转,而后散去了所有的本源净光,又重新落在李阳的手中,而后消失不见。

本源净光非常的神异,那些黑暗物质和诡异与不详的物质都无法与之抗衡,转瞬间就被净化一空。

只不过,随着各种黑暗物质被炼化,魔宫船也威能丧失了七成。

因为魔宫船的本质就是黑暗物质,如今黑暗物质被全部净化,魔宫船也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下来。

不过虽然只是一个空壳子,却依然本质很高,里面有一些特殊的法理和纹路在汇聚,并且重塑出了一枚枚仙道符文。

那些仙道符文中具备着一股非常恐怖的气息,似乎曾经有界海中的巨擘烙印了不灭的符文,只是因为被黑暗污染,从而暂时被压制。

如今,黑暗物质被净化干净,那些不灭的符文再度凝聚了出来。

“古有界舟,横渡界海而行,其上有黑暗的子民,虽然准备污染诸天,更有黑暗的王者镇压界舟,对抗界海中的一尊尊强大的巨擘!”

李阳抚摸被净化干净的宫船,一枚枚仙道符文从他手中浮现,组成一篇秘法打进宫船里。

原本,魔宫船内有诸多黑暗符文,只不过都被被净化了,因为那些符文都是黑暗符文,似乎是黑暗之中的巨擘出手刻印下的。

那些符文非常特殊,能够护佑魔宫船横行界海,使其能够无惧界海的诸多浪花拍打,万劫不坏。

而现在黑暗符文散去,不灭的仙道符文再度凝聚,李阳趁机凝出仙文编纂出一卷秘法,打入宫船里,以此来掌控宫船。

那些仙文的内容就是九秘之中的兵字秘,被他以仙文形势刻印出来,烙在宫船的法理之间。

随后,李阳又出手以法力配合符文炼化宫船,欲掌握这一艘能够跨越宇宙、渡行界海的巨大宫船。

有这样的一艘船,渡行在混沌中都不再是难事,可以安然渡海。

只是,李阳最终没能将其炼化,因为宫船的本质太高,他编纂出来的仙文终究没有仙道的本质,无法烙印在那些仙道符文组成的法理图内,反而被强行驱逐了出来。

咔!咔!咔!

李阳打进宫船内的符文全部被驱逐了出来,然后碎裂成了无数块能量碎片,最终消弭一空。

他祭出的那些符文虽然是仙文,但却是他的极道真力凝结而成,本质上不是仙道的能量。

能够以极道真力承载仙道符文,已经是他真力的强度高超了,但是想要代替仙道真力还是不行。

毕竟再强大的极道强者也依然处于凡境之中,属于凡人序列。

而仙不同,不论是实力方面还是生命本质,都已经不在一个次元,二者之间的差距非常的鲜明。

不久后,宫船内的不灭符文全部重塑了出来,形成了一张由仙道符文组成的法理图,蕴含着至高无上的仙之法理,可以万劫不坏。

而且,李阳发现那些仙道符文的繁琐程度和其中蕴含的玄奥,竟远远的超越了他从不朽真仙那里得来的仙道符文。

甚至,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不朽真仙的仙道符文李阳还可以领悟一二,并且能够模仿刻画。

但是宫船内的那些仙道符文,却仿佛蕴含了宇宙万物之真理的符文,其繁琐程度太高,以他的境界都无法临摹出来。

想要出手刻画出一枚都很难,甚至观之有迷茫,感觉脑子不够用,完全无法参悟其中一丝玄奥。

“界海的巨擘所刻画的符文,自然不是一个凡人可以窥视的……”

李阳一瞬间就意识到,那些仙道符文的本质太高了,根本不是他可以窥视到根本的,甚至想要临摹刻画都很难,因为境界不到家。

这种符文的境界太高,他现在观之都无法获得一丝的好处,甚至若强行参悟,恐怕还会得不偿失。

“仙王符文,观之不好,还是先将此船停泊在此,日后再来取走!”

李阳无奈起身,提着天邪神的头离开了宫船,转而将一方杀阵布在宫船上,用来防止他人靠近。

宫船是他的战利品,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、觊觎,所以直接布下狠辣的杀阵,靠近者死了也活该。

“世间黑暗难测,也许此船可以当做救世方舟,承载众生而行!”

李阳在思考,他想的东西很多,对于此船也越发重视,认为这样的一艘船可以当做未来的希望。

不久后,李阳出手净化了天邪神,并且将天邪神脑中的一切秘密都挖掘了出来。

原来,天邪神所在的域外邪魔一脉真的和他想象中的差不多,是黑暗的遗民。

他们这一脉本来极尽强大,在曾经有能够横行界海的黑暗王者,是一方极度凶恶的黑暗邪魔种族。

只是,曾经的绚烂早就被打灭了,多个纪元之前的旷古之战让他们彻底没落,只剩下他们一支流窜界海,后来再也寻找不到同类者。

并且,李阳从天邪神的记忆中得知,域外邪魔一脉相承的法早就断绝了,后来的各种法与术都是从一些大界之中夺取来的。

他们修行的虽然依然是黑暗的能量,可是法却早就不同了,所以也就再也难以展现曾经的风光。

“除了船之外,似乎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李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他虽然从天邪神的脑海中得到了很多的信息,但是真正有用的并不多。

价值最大的也就是那一艘能够渡海的界舟,而且现在还不能用。

最后,李阳将天邪神彻底灭掉,灭杀了对方的身与神之后又净化了一切黑暗物质和生命痕迹。

至此,天邪神彻底陨落!

李阳又回到了大千世界,准备出手帮助炁之身突破。

而此刻,炁之身正在被一众圣品天至尊围着,一群人正在很恭敬的问候炁之身,但是他们的眼神却很火热,有各种情绪绽放。

最终李阳的模样被炎帝和武祖认了出来,所以圣品天至尊们就以为出手的是李阳的炁之身。

此刻这些圣品天至尊们不但是在朝见炁之身,同样是想要从炁之身口中得到突破圣品天至尊的路。

他们这些人都是被困在圣品天至尊好多年的人,非常的渴望能够突破到更高的层次。

而在这群人中,唯独炎帝和武祖并没有多么热衷,因为他们已经有了门路,知道苍穹榜的存在。

虚空之中,李阳看到这一幕,顿时咧嘴一笑,在心念之中给炁之身传音,告诉对方怎么做。

顿时,炁之身顿时反应过来,在一众圣品天至尊惊愕的目光中出手,施展了一式真龙困天术,将整个大千宫都彻底封锁了起来。

轰!

嗡!

下一刻,炎帝和武祖同时变色,二人没有任何犹豫的出手。

炎帝祭出了异火恒古尺,那是炁之身在来到大千世界不久之后还给他的,现在被炎帝祭了出来,向着那些封锁一切的真龙神链劈去。

而在另一边,武祖手中浮现八种古老的符文,代表了八种极致的天地伟力,瞬间凝结出一股无匹的能量神光破空而出。

二人的反应可谓是迅速,但是在绝对是实力面前却根本不算什么,他们二人的联手一击都威能打碎一根神链,反而被震的后退。

炁之身虽然不如本尊,但是也好歹拥有准帝九重天的实力,再加上又与本尊记忆共享后得到了诸多至强法,他已经堪称准帝九重中最无敌的人物,又岂是圣品天至尊可以抗衡的恐怖存在。

他的实力非常的恐怖,一式真龙困天术瞬间锁住了所有的圣品天至尊,将他们囚禁在大千宫内。

锵!

下一秒,青衫剑圣出手,锋锐的剑气劈开虚空而去。

更有诸多圣品天至尊同时出手欲打破真龙神链,因为此刻他们也看了出来炁之身的不怀好意。

只是,诸多天至尊联手之下,将所有攻击落在一条真龙神链上,却也没有打破真龙神链。

“汝等不要反抗了,本帝没有恶意,否则你们早就成为我脚下的枯骨了,哪能还在活蹦乱跳!”

炁之身从大千宫的王座上抬起手开口说道。

哗啦啦!

随着他的手抬起,一条条真龙神链延伸过来,向着诸多强者捆绑而去,欲将所有人封锁起来。

“你欲何为?!”

炎帝眉头紧皱着开口说道,他想要劈开伸向他的神链,却完全无法做到,反而被瞬间封锁了起来。

其他人也是如此,被真龙神链封锁了起来。

一时间,整个大千世界的所有圣品天至尊都被封锁在了大千宫。

炁之身坐在王座上,他都没有起身,就瞬间制服了所有的圣品天至尊,堪称无敌一般的存在。

“我没有恶意,只是要你们在此静待一段时间,过后我会放了你们,大家也不用继续打打杀杀!”

炁之身一边开口说道,一边起身走出了大千宫。

咣当!

随后,他反手一挥,大千宫的宫门顿时紧紧的关闭了起来。

封锁了所有的圣品天至尊之后,站在虚空之中的李阳点了点头,并且亲自布下一方杀阵,用来防护大千宫,避免封锁被破。

他严加防范,因为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必然会引起诸般动荡。

甚至,那些天至尊都会来阻止他,没准就突然诞生一位主宰境。

所以,李阳要扫清后患,避免主宰境强者的诞生来干扰他的事。

“还有我们的大主角!”

然后,李阳眉心天眼洞穿虚空,看到了遥远疆域之外的一方大陆,还没有到达地至尊的牧尘。

此时这位主角先生,丝毫不知道他日思夜想要营救的娘亲已经从小黑屋走了出来,原本她准备迎战域外邪魔来守护大千世界,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太过于玄关。

最后这位牧尘先生的娘亲也被炁之身封锁在了大千宫里。

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主角也无能为力!”

李阳出手将牧尘从遥远疆域处抓了过来,镇入大千宫内。

顿时,大千宫内被神链封锁的牧尘娘突然睁眼,惊愕的看着被扔进来的牧尘,惊呼一声:“尘儿!”

血脉相连的感觉从来都不会出错,清衍静一眼就认出了牧尘。

牧尘闻言顿时转头看向清衍静,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一瞬间,牧尘忍不住眼中含泪,他抬脚就向清衍静奔过去。

哗啦啦!

然而下一秒,锁链摩擦的声音再度响起,一根真龙神链将牧尘捆了起来,然后又吊了起来,与在场的诸多圣品天至尊一个待遇。

大千宫内,牧尘和清衍静顿时无言,尤其是清衍静,到了此时才反应过来,自己被神链捆着、吊着,一点也不优雅,反而很狼狈。

而牧尘则怎么也没有想到,第一次与娘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一个尴尬的环境中,太特么的尴尬了!

他试图挣脱神链,却发觉自己的一身灵力和肉身之力都被封禁了,一点力也用不出来,就像重新回到了他还未踏足修行的时候。

随后,牧尘环顾四周,顿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开口说道:“炎帝大人,您也在啊……”

众多被吊起来的天至尊中,炎帝和武祖也不例外,此刻很狼狈,一点圣品天至尊大佬的牌面都没。

“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炎帝,我只是一个长得像炎帝的普通天至尊,我没有名字……”

炎帝萧炎闻言忍住了一头黑线,然后强笑着开口回道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而与此同时,李阳则肆无忌惮的准备出手。

轰!

一瞬间,李阳的炁之身直接开始突破,欲达到极道领域内。

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踏出了下一步,整个人都在升华、提升。

强横而恐怖的气机爆发出来,炁之身的法力在急剧攀升,他疯狂的吞吸大千世界的灵力,让自身不依靠苍穹榜就突破到主宰境。

下一秒,天地骤然变色,有无尽的阴云笼罩而来,化作噼里啪啦的滚滚雷流,欲毁灭一切。

同时,整个大千世界的天地灵力都开始沸腾起来,化作一道道洪流被炁之身疯狂吞噬。

这种巨大的波动直接惊动了很多的强者。

大千世界的天至尊们震撼的抬起头看向天穹,他们看到了无尽的雷光,其中蕴含着很恐怖的能量。

那种雷光能够毁灭任何一位天至尊,让所有的生灵都在恐惧。

而整个世界的灵力异动则让很多人心中不安,于是天至尊们开始给圣品天至尊的大佬们传信。

但是却久久没有收到回信,顿时让天至尊们心中浮现一层阴霾。

域外邪魔一脉刚刚被灭,却又有诡异的事发生,并且还联系不到所有的圣品天至尊,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心中出现恐慌的情绪。

“萧炎,发生何事?为何不回应我!”

一缕青风遁至大千宫,青风之中有一女子手持风之剑而来。

但是却在下一刻被笼罩大千宫的阵势逼退出去,整个人在一瞬间变得血淋淋的,以她天至尊的实力都在一瞬间被重创。

这次只是刚刚触碰到阵势的外围杀机而已,还没有入阵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