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污app大全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啊!”

当吸收了怨灵斗场中三万怨灵时,乌恒开始发疯般咆哮,他脑海中的负面情绪太深太杂了,仇恨、愤怒、悲伤混合在一起,每一种情绪都是撕心裂肺的痛苦,难以忍耐,将他的理智与情感不断拉扯撕碎,又揉捏重叠在了一起……

就这样,那些情绪越积越深,又没有一个宣泄的口子,最后活生生变成了一个庞然巨兽,要将载体吞噬,反客为主。

“不,不要再吸了,乌恒,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。”轩辕嫣然在怨灵斗场外连声大喊着,心急如焚,奈何无论她如何呼喊,后者都没有给予一点回应,仍旧在源源不断的吸收怨灵。

“诸位,可有办法,阻止天将军?”黑魅也连看向徐言、疾风、红莲等人。

“唉……”疾风长叹一声,沮丧道:“别说我们现在根本进入不了怨灵斗场,就是进入了其中,也阻止不了天将军了,他现在周身环绕的能量太庞大,根本无人能够靠近,唯一能够阻止这一切的,可能唯有天将军自己了。”

“晚了,吞噬三万多怨灵入体,就是一尊心灵空净的仙佛也会仇深似海,陷入魔道中而无法自拔,还想让他自救,根本不可能,今天,无敌灭必死无疑,谁也无法拯救。”

三头鬼君站在怨灵斗场的边缘地带接连发笑,一阵舒心与得意。

怨灵斗场的中心地带,乌恒化为风暴的中心,四周怨念涌动,灰色气息极速旋转,形成一道连接天地的龙卷风,硕大无朋,威势惊天。

他丹田内的气海化为一颗无边无垠的星辰,不过这颗星辰很干燥,一片死寂,了无生机,上面的河流湖泊与大海都是一眼见底,不存在液体……

吸收了三万怨灵,没能填满星辰上的海洋也就算了,居然连河流与湖泊也一片干燥,这说明,乌恒此次破境还需要更多的能量,说不定连三分之一的路程都还没走完。

泰国美女俏皮性感全能驾驭

“噗”

当吸收到四万怨灵时,乌恒开始大口咳血,原本修复如初的身躯,再次开裂,那些怨念越积越深,越发澎湃,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承载了,开始从皮肤表面冲出,自行撕开口子冲出外界。

不过他并未停下,还在不断的吸收怨灵,在吸收五万怨灵时,乌恒浑身开裂的已经伤痕累累,鲜血淋漓,整个人时而癫狂大笑,时而愤怒长吼,那不但是肉体上的折磨,精神上的痛苦折磨比肉体折磨要可怕成百数千倍。

站在怨灵斗场外远远看着,轩辕嫣然都是一阵阵心痛,但这一阵阵心痛之感,绝对不及乌恒此刻承受的百分之一。

那是非人的折磨,比下地狱十八层更加恐怖。

“吸吧,吸吧,在吸收一点点,就算大成神体,一样要爆裂而亡!”三头鬼君兴奋若狂的看着这一切,脸上流露出病态的残忍笑容,仿若像精神上受到了极大刺激的精神分裂症病人,既满足,又诡异……

这就是吸收怨灵后的副作用。

虽然三头鬼君自身是靠着鬼王印吸收的怨灵,但那些怨念,还是多少融入他身体中,导致现在的三头鬼君,也处在半人半魔的状态里。

“啊!”

风暴中心,乌恒再度发出一次痛苦嚎叫,他面部狰狞,黑发狂舞,浑身上下血管隆起,仿佛随时都会炸裂。

乌恒的身躯开始剧烈痉挛,精神上也是受到了无法忍受的痛苦冲击,终于,他双眼一黑,整个人彻底昏厥了过去。

见此一幕,三头鬼君、夏盖世等人倒是多多少少有些惊异,按理来说,这小子应该入魔暴走当场了,但居然奇迹般的扛了过去,只是陷入昏厥状态!

不过昏厥也足矣致命了,因为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,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怨灵。

昏厥的意识世界里,乌恒只感觉身体一片冰冷,浑身乏力,脚下是慢慢无尽的尸骸,一片鲜血滚滚,汇聚成河流湖泊,四处弥漫着硝烟,充斥着血腥味。

这是一片无边无垠的战场,到处都是尸体,堆积成山的尸体,战况之惨烈,难以用言语来形容。

至今为止,乌恒都没有见过这么惨烈的战场。

它比中州战场、鸿宇星战场、甚至谷州战场更为惨烈,是彻彻底底的绞肉机,人间炼狱,不知天下多少英杰埋骨此地,尸骨未寒,血肉模糊,死无完尸。

在最后的画面里,他惊骇看到书院院长左逍遥十二仙脉尽断,左手居然被鲜血淋漓的砍下,看到烟斗老师生怕最挚爱的烟斗被一只巨大脚掌碾碎成齑粉,而烟斗老师则已经被淹没在了尸堆里。

乌恒顿时一阵心痛如绞,烈焰焚身,哽咽凝语,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书院,书院的师生们,一个个倒下,被强大的敌人凌辱着……

还有爷爷乌石、外公外婆、轩辕火、黎晴月……一位位亲人喋血长空,身躯分裂。

不……

乌恒痛苦万分的跪在了尸体堆上,他想去阻止,但发现自己是无比的渺小脆弱,连发出哭声的力气都格外艰难。

最后,所有的挚友都离去,轩辕嫣然、雪花亦是战死。

“这只是一个梦,一个梦而已,没错,一切皆幻觉……”乌恒脸色苍白的跪在尸堆中,心中坚定的默念着,但不知道为何,他却很心慌,从未有过的慌张。

这样的场面,尽管只是梦发生在眼前,亦真是的血淋淋,让他难以承担。

蓦然间,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位蓝衣丽人,浑身环绕六十三道神秘霞光,美丽出尘,带着一种朦朦胧胧的圣洁感。

蓝衣丽人手持利剑,指向乌恒,冷漠道:“梦?以为这真的只是梦吗?懦夫,还不敢面对现实吗?”

“寒霜?为何又是?为何每次梦的最后都是,一定要杀我吗?”乌恒看到蓝衣丽人时,心虚莫名复杂,他踉跄起身,正要上前走上一步,顿时“噗”的一声,一把冰冷刺骨的剑刺进了自己的胸膛中,鲜血汩汩,横流不止。

乌恒顿时神情一凛,怒瞪向蓝衣女子道:“不,不是寒霜。”

“若心中笃定,又为何发问,永远猜不到我是冷寒霜,还是千幽蝶,事实上,不管是谁也好,这一剑刺杀的都是冷寒霜!”蓝衣女子决绝无情,嘴角还带着一抹玩味笑意,仿佛在凝视着一只正痛苦挣扎的蝼蚁,心中想着,要不要抬起脚来将其彻底碾死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