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源泉软件库最新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梅开勺率先反应过来,她提起内力,凌空而起,就近跃到了一棵大树上。

文萱和宋瑶也紧随其后,两人勉力在树干上,稳住了身形,也亏了梅开勺的提醒,两人都有了提防,否则或许被雷闪劈成飞灰。

“不好,文萱,小心身侧!”梅开勺大声喊道,文萱扶着的那棵大树,树干突然张开了如井口般大小的口子,藤条从口子里露了出来,眼看着就要缠住文萱的手臂。

文萱下意识地侧头,岂料那几根藤条竟然朝着她的眼睛刺了过来。文萱大骇,手立即伸向佩剑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梅开勺当机力断,甩出手中的血蟒匕。树干的口子似乎察觉到了危险,即刻闭合了。血蟒匕精准地钉在了口子的位置,深深的插进了树干里。树皮蓦地流出了鲜红的液体,散发出阵阵腥臭味。

文萱胆子虽大,但也经不住如此刺激的惊吓,她立即从那棵怪异的大树上跳了下来,脚尖方一触地,天空雷声轰鸣,闪电发疯般落了下来,逼得文萱不得不再次择了一棵大树躲避。

“小姐,如果属下没猜错的话,此处被布下了雷暴阵法。”宋瑶的目光盯着河岸,企图寻找出针眼的位置。但她只擅长暗杀,对奇门遁甲没有研究,只是初涉。

河岸的空地上没了人员活动,天空的雷鸣之音顿时安静了下来,只余下呼啸而过的夜风。

梅开勺早前还以为,这片密林是一片无人区,如今看来,只不过是有人在河岸这一带,布下了厉害的阵法,只是那阵法居然可以引下天雷。

那么布下阵法的人,难道是为了抓捕灵兽?

“雷暴阵法?”文萱声音陡然拔高,“宋瑶,确定没说错?”

世间相似的奇门遁甲之术很多,经常辨别错阵法的事常有,一旦认错了阵法,意味着解阵之法出错,那无疑就会丢掉性命。

淘气可爱甜美女生湖畔处写真

梅开勺把目光转向了文萱,示意她将话说清楚。

“神州大陆上最擅长雷暴阵法的人,便是玄门宗弟子。玄门宗以奇门遁甲之术闻名天下,虽然门派弟子不擅长武功,但其对奇门遁甲的研究精深,与天下第一暗器名门,唐门齐名。”文萱说,“凡是踏入雷暴阵法的人,无论修为高低,都会被霹得魂飞魄散。”说完,文萱的额头沁出了冷汗,回想方才自己从密集的雷闪中险象迭生,就阵阵后怕。

梅开勺眸色闪了闪,此处设有雷暴阵法,那便说明这个地方不是荒区,有出去的路。至于出路在何方,还需费些时间寻找。

玄门宗,梅开勺从文怀远的口中,听过这个宗门的名字,那是她母亲所处的宗派。

不过,只要不离开这个地方,总会见到玄门宗的人。梅开勺的心底,陡然间升起了一股异样,母亲的宗门,她倒是很想见识一番。

“先前来时,我发现了另外一条路,我们可以原路返回去看看,兴许那条路就是出口。”梅开勺看着后方,提议道。靠近水源虽然有利,但河岸被人布下了阵法,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。而且雷暴的解阵之法不同于其他阵法,对于她们这些外门中人而言,太难了。

好在这个地方虽然凶,但有很多野生可食用的野果,即便在这里呆上十天半个月,也不至于饿死。

文萱和宋瑶都没有意见,为了安全起见,她们选择了走路,而不是使用轻功在树荫之中穿行。这个地方的所有东西,都无比诡异,兴许一根野草,就能要了人的性命。

待到三人走后不久,树荫间有抹白色身影,正迅速往这个方向移来。

一直到身影飞近了,才发现,那是一名白衣女子。

“咦,方才分明有人触动了阵法,怎么现在什么都没有?”

那是一名相当妖娆美艳的白衣女子,她瓜子脸,眼眸狭长有神,皮肤晶莹剔透,仿佛一掐就可以掐出水来,身形修长,乌黑的发,随意披散在了肩上。

一袭比雪还要雪白几分的长袍,右眼眼尾下有一粒红色的朱砂痣,一颦一蹙,皆风情无比。

女子手一挥,宽大的衣袖迎风飞扬,只见一黄符,落在了她的手上。

那张黄符中,用红色朱砂龙飞凤舞地画了两条相交的粗线。女子催动了内力,符面蕴含的一道闪电之力,在符面不停地跳动着。

“白白浪费一张黄符,最好别让我遇见!”女子的目光从不远处断裂的树干一扫而过,眸中射出冰冷之意。手掌一翻,手中的黄符化作了一道银光。

这是一张高阶雷暴黄符,女子已经在这一带,用雷暴黄符,连续击杀了不少的灵兽,其中还有不少的高阶灵兽和其他宗门弟子。

若不是为了找到那个东西,她才不愿意在危险地带,逗留这么久。

哪知道,晃荡了半个月,东西没找到,内力和灵丹倒是损失了不少。所以为了节省时间,她才花了不少内力,画了几张高阶雷暴黄符,在可能找到

东西的区域,布下了雷暴阵法。

只可惜,梅开勺一行人太过于警惕,临时避开,才避免了与女子的正面对抗。

女子翩然转身,飘然落到断裂的树干间。

看着地上东倒西歪的泥泞草丛,全是杂乱的脚印。女子水润的红唇,微微勾起了嘴角。

“看来闯入阵法的人,不少呢。也好,好久没有见到能从雷暴阵法中活着出去的人了,我偏要找出来瞧瞧,是什么样的高手。”

女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殊不知梅开勺等人能顺利逃脱,只是因为侥幸罢了。她凌空而起,身影往梅开勺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山路难行,枝繁叶茂,没了太阳光的照射,梅开勺等人在黑暗中穿行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个落脚处。

她们发现了一个树洞,树洞只有一个仅容下一个人进出的洞口,里面非常干净,适合休憩。

“小姐和文郡主在这里休息片刻,属下去寻吃的来。”宋瑶说完,就没入了山林中。

梅开芍靠着壁面假寐,文萱却神神秘秘地靠了过来。

“开芍,太子殿下要抓回去,宋瑶既然是太子殿下的影卫,带在身边,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踪?”文萱不知道宋瑶背后真正效忠的主人是谁,她只知道宋瑶是逍遥无双,安插在梅开勺身边的眼线,暗卫营训练出来的影卫,实力都在金级巅峰以上。

“她没有通风报信的机会。”梅开勺睁开眼睛,眸底一片冰寒。她暂时不能暴露宋瑶的真实身份,否则会引起文萱更加锲而不舍的追问。她现在有些疲累,就连话,都不愿意多说几句。

苏楠烟布下的阵法曾经禁锢了梅开勺的内力,她气息紊乱未能完全恢复。方才避开雷闪强行催动了内力,现在身子发虚,可是她不能在她们的面前展露出来。

文萱见梅开勺闭上了眼睛,她满肚子的疑问,全部咽回了肚子里。

不多时,宋瑶带回了几只兔子和一些新鲜的野果。

火很快升了起来,宋瑶熟练地宰杀了兔子,架在火上烤。

烤兔子的香味,飘出去了老远。

连安静地盘在梅开勺肩头黑蛟,都禁不住,从她的肩膀上跳了下来。

文萱靠得最近,黑蛟这一跳,直接跳到了她的膝盖上。她一低头,猛然撞进了一双黄瞳里,那黑色的滑溜身躯,映着跳动的火光,细小的尾巴,晃动了两下。

文萱愣了片刻,她一言不发地摸到宋瑶用来宰杀兔子的匕首,动作发狠地刺向黑蛟。

“丝丝~”黑蛟吐出信子,身躯灵活扭动,窜到了梅开勺的脚边,缩在她的裙衫下,只露出一双小小的黄瞳。

文萱的异样,引起了宋瑶的注意。

“文郡主这是怎么了?”宋瑶方才一直在低头摆弄兔肉,根本没有发现黑蛟的存在。

“开勺,有蛇,的脚下有蛇!快起来!”文萱哆哆嗦嗦地扑到梅开勺的面前,蛮力地拽了她一把。

宋瑶闻言,脸色一变,目光牢牢地盯紧了梅开勺的脚下。

被吵醒的梅开勺皱了皱眉头,脚脖子处,传来一阵冰凉的冷意,她迅速地把手探下去,将黑蛟拽了出来。

宋瑶眼神一冷,腰间的佩剑就要出鞘,却被梅开勺泰然自若的神色给制止住了。

只见梅开勺捏着黑蛟的尾巴转了转,忽然松手放在了肩膀上,开口解释:“它是我的兽宠,黑蛟。”若不是文萱发现,梅开勺差点忘了黑蛟的存在。毕竟黑蛟跟随她的时期不长,她和它之间的感情,并不深厚。

宋瑶按下腰间的佩剑,重新坐回火堆,翻着烤肉。

反倒是文萱对黑蛟产生了好奇心,“上古神兽,黑蛟?”

“或许是吧。”梅开勺故意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上古神兽黑蛟,在神州大陆可是一个至尊级的存在,多少人梦寐以求得到一头上古神兽做兽宠,又有多少人为了一头神兽费尽心机,斗个死我活。黑蛟是上古神兽的后代,血统纯正,但它的血统身份,万万不能传言出去,否则会招来许多的麻烦。

文萱拧眉,显然是对梅开勺的回答,感到不满意。她凑近了看,想要看清楚一些,可是那只黑蛟被文萱那么一吓,藏在梅开勺的怀里,不肯出来了。

忽的,梅开勺听到了一阵很怪异的声音。

那声音,滴答滴答的,像是雨水打落在树叶上的声音……

与此同时,宋瑶也察觉到了,她看向洞口,轻轻地站起来,缓慢地往洞口靠近,手下意识地按在腰间的剑柄上。

Tagged